火神山病房内部曝光!设隔离送药通道
来源:火神山病房内部曝光!设隔离送药通道发稿时间:2020-03-28 13:29:24


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资源和治理一揽子措施的一部分,IMF执行董事会曾于今年1月16日批准将IMF新借款安排(NAB)信贷额度提高一倍,从当前的1824亿特别提款权(约合2520亿美元)扩大到3647亿特别提款权(约合5040亿美元),新有效期为2021年至2025年,并对新借款安排决定做出一些额外修改。这一措施仍需要部分参与国的立法批准或其他国内批准程序。【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日本演员美浓轮泰史活跃于中日两国之间,为更新工作签证他于近期返京,正在接受隔离。26日,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感叹“中国防控措施之严格”“民间执行力量之强大”,坦言“日本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决心不够,现在的中国可比日本更安全”。

“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3月10日下午,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起飞后不久,佩戴口罩、手套、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赴京目的、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到达机场后,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几经周折,终于被允许入境。

美浓轮泰史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对集中隔离表示理解。他说,没想到中国对“隔离”的要求如此严格。但可以看到,中国几乎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武汉也即将解禁,说明隔离措施确实有效。正是因为中国严格彻底的执行这项规定,才使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再次接受健康检测,留下住所、联系方式、来京目的等信息。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

据报道,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之前,男孩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没有先天性疾病。起初,他刚出现症状的时候,因为没有医疗保险而被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内。死后,医生才知道他死于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败血性休克。

图为美浓轮泰史在机场接受健康检测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然而,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隔离期间不要外出”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他万万没想到“14日居家隔离”意味着“不能踏出家门半步”。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隔离的第二天,美浓轮戴好口罩,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他还是“被发现了”。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要求“务必遵守纪律”。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根据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境外进京人员管控措施的通告》新规,符合居家观察条件的人员应在入境前向居住地社区提出申请,入境前未申请居家观察或申请暂未得到评估同意的,先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美浓轮泰史入境前并未申请居家观察,因此其于20日被转送至指定酒店,接受为期14日的集中隔离。这样一来,他的隔离期被延长至24天,预计4月2日“解禁”。美浓轮泰史现正在通州某酒店接受集中隔离,这里住的几乎都是近期从国外来的返京人员。

眼看日本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越来越多,美浓轮泰史认为,日本应对疫情的决心不够,缺乏风险意识和危机管理能力,总是等出现问题以后才想办法补救,殊不知为时已晚。在抗击疫情方面显然中国更为主动,早预测、早决断、早准备、早行动,全国拧成一股力量,这是日本难以做到的。现在日本的疫情愈发严峻,日本政府必须尽快出台强有力的措施。据英国《每日邮报》27日报道,一名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的17岁男孩于24日死于败血性休克。死后,他才被查出其实已经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由于没有医疗保险,他生前被拒绝进行紧急救治。

美浓轮泰史更惊叹“中国民间力量的强大”。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隔离期间除了不能出去,他并未感到任何生活上的不便。无论是居家隔离还是集中隔离,生活起居都有工作人员协助打理。帮收快递、送餐上门、清理垃圾……涵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说,“这些后勤工作必须有人做,居委会、酒店等机构的民间人士冒着自己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加班加点的默默工作,非常辛苦,我敬佩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想对他们道声‘感谢’”!